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娱乐中心 帮助中心
0人回复
1人阅读

燕释 离线

楼主 发表于2017-08-03 20:53

奋斗在城市,我特别爱钱 | 有故事的人

妈妈哭了。我想起我读高中的时候,妈妈因为我的学费愁得睡不着觉,第二天,在村子里借了这家借那家……我也哭了。

我愧疚的想,爸、妈,你们再等我几年啊!

>>>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826个作品

作者:疏香,现居西安

原标题:关于奋斗在城市--或许,这是一碗毒鸡汤

  一  

2010年1月,大学最后一个寒假前两个星期,省会A市,我使使劲在"期望月薪"后面的横线上写下了1000元,真心觉得不低。在强烈而迫切的挣钱欲望的推动下,我曾想过五六百块也行。就这样,离毕业还有半年,我第一次面试就得到了在医院做文案策划的工作,1200元,包吃包住,比我预想的还多,我有点不相信同学说的工作难找。

面试时有笔试答题,回校后,还要求写一份活动策划方案,我认认真真地写了,发邮件过去。那一拨面试的近二十个人,只录取两个,一个是我,另一个是同校的男生。这让我有一种是自己的才华打动了考官的错觉,这错觉还持续了很长时间。

面试后下周一就开始上班了。第一天报到,兴奋又紧张,我提着铺盖卷,被办公室做设计的周姐带到了宿舍,那是一座与医院一路之隔的破旧的居民楼。忘记住几楼了,只记得楼梯上布满尘土。一进门,十几平米的大厅挨着墙角横放了一个架子床,下面的床板上堆满了纸箱及物品(纸箱还写着XXX药品的字样,是在医院拿回来装衣物的,后来和管理药品的同事混熟了,我也拿回来两个纸箱装衣物),上面的床上有铺盖,显然这个床位有人了。周姐懒懒地(对我这个新来的并没有耐心,这让我更想家了)说:"左右两个房间都住满了,就上面那个还空着。"我顺着周姐指的方向看去,跟这个床垂直隔着一米左右还有个架子床(这个架子床靠着南边房间的窗户,楼房离火车道不远,晚上睡觉,有火车经过时,玻璃震得噔噔响),下面的床板上也是堆放着箱子,上面的床板空着,我把铺盖和装着日常用品的书包扔到上面的床板上,就跟着周姐去办公室了,跟幻想中的城市生活相差甚远,但是,我不需要操心租房的事,也不用挤公交车,私以为还挺不赖。

办公室里除了我们两个新来的文案,还有一个高级文案赵姐,985高校新闻专业毕业,网站上、报纸上的广告文字,甚至朗朗上口的电视广告语都出自她手,广告脚本也是她写的,我觉得我找到了人生奋斗的方向--广告文案策划。

于是,我兴冲冲地开始了我的职场生涯。

第一个星期主要是熟悉工作和练习写软文,几乎每晚都要加班(没有加班费),每天写三五篇软文不等,提交给我的直接领导张主任,他总是在下班的时候叫我过去点评,点评完自己下班走人,我在医院餐厅吃过晚饭再去办公室修改。

每次发工资我都小心翼翼地存在一张银行卡上(工资是发现金,后来才知道是为了避税),包吃包住也没有花钱的大头,那时买衣服鞋子最多花五六十块钱,我也很少买。一般每个月固定存上八九百,手里留着两三百,可以任性地买水果、零食什么的,把我攒了二十几年的馋虫喂了个饱。现在我挣钱了,一次回学校,还花了六块钱在食堂狠狠地吃了一碗麻辣烫。上学时,偶尔花个两三块吃一顿麻辣烫(两三块已经不少了,我一般吃一块五一份的菜,再加五毛钱一个馒头,晚饭经常是一块钱的油饼,有油有盐,连菜都不需要吃,不敢任意点麻辣烫的菜,每次都是在艰难地抉择后意犹未尽的想:下次吃的时候再点刚才没有点的金针菇),肉丸子最贵,还没吃过。看着同学们匆匆的脚步,我慢悠悠地用筷子夹起来一个肉丸子,送到嘴里,细细品味肉丸里的汤汁和肉香,简直不要太满足!

有一次,在办公楼二楼的财务室门口,我们眼巴巴地排着队等着领工资,赵姐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向我递了个眼色,下巴向刚出来的医师抬了抬,我眼睛寻摸着,不知道她让我看什么。医师下楼后,她悄悄地对我说有些医师一个月能拿到三四万,我好像看到了医师那鼓鼓的信封(工资都装在信封里发放),艳羡之余,我进了财务办公室,领出来那一阵风都能吹走的单薄的信封,我开始忧虑,这样下去如何才能让土里刨食的父母过上好日子?

我特别爱钱。

年后没几天就去上班了(那是我过的第一个只有七天的寒假,特别不想回去上班),那天还下着小雪,挺冷的。听说市血库里缺血,要求医院的员工自愿献血。上学的时候,无偿献血还加学分,我虽然很想赚学分,也很想体验一下抽血的感觉,但是,要扎针我还是不太有勇气。这次听说医院给200元补助,我没有太纠结,甚至还挺踊跃。献血车就停在医院门口,体重要求90斤以上,在献血车上称了一下体重,刚好90,抽血的时候我看着我的血往外流,可能是有点害怕,我哭了。

抽完血,在医院的体重秤上称了一下,86斤,抽走了我4斤血?这不科学啊!不知是哪个秤不准。医院餐厅还给煮了红糖大枣汤喝,部门总监又给了我们部门献血的一人100元。下班后我高兴地打电话给爸妈,说我献血了,还给了我300元钱,老爸声音突然提升了八度,说"这小丫头,在外面卖血的啊!"我听后愣了一下,似乎好像也真有那么点意思……

  二  

我没有想过工作还分对错,那时候并没有"莆田系医院"这个概念,在我的脑子里压根就不知道医院还分公立和私立,我觉得医院都一样,是治病救人的。写软文这是工作,工作就得好好做,按照领导的要求做,按照医院的需要做。软文几乎都是一个套路,先煞有介事的编一个像真的一样的案例(想要编的真,就需要多和科室的医生了解每种病的发病机制和症状)然后再说一下在其他医院如何贻误了病情,最后,在我们医院知名、高明医师的治疗下痊愈。当然,也真有痊愈的,钱却不一定能少花。

后来,我写的软文被用作报纸广告,我还挺开心,这是对我的肯定。但等我看到报纸上的铅字时,却越来越觉得,这或许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甚至是近乎恶劣的行为。

因为去科室和医生交流比较多,和一个妇科的主任慢慢熟络了,她便邀我早晨和她一起散步,早起一会,沿着医院旁边的那条河走上一圈再去吃饭、上班,时间长了。她也会发发牢骚,说:"我之前在妇幼保健院工作,哪有这样治病的啊,做完人流不需要采取任何措施,在这里老板还要求把XXX(消炎棉球还是什么,我忘记了,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容易感染发炎)放在病人身体里。"用意想必大家都知道,就是感染了之后,病人还会来看病,还可以继续赚她的钱。

她应该比我心理压力更大,因为她面对的直接是无比信任她的病人,我还可以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说别人可能看不到我写的,别人看到了可能也不会信。

她还说"普通的妇科炎症也不需要治疗",我突然想起我自己。读书期间,有段时间月经的后几天下身会痒,我就在网上找了家医院,在自动弹出的对话框里,对方非常热心的给我做了预约。我去做了检查,医生说有炎症,还挺严重,我问能不能治好,我看着医生凝重的脸,她说治不好了,得赶紧治,否则会越来越严重。我还没出医院就哭了,我以为我要不久于人世了。回学校后,一个舍友说她和我一样,比我时间还长,我们就一起去那家医院治疗了几次,花了多少钱我不记得了,只记得,那钱是我借来的。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每当我小肚子有点疼,或者下身痒的时候,我都会以为我快要死掉了,上自习都带了悲壮的色彩,心里默然地想,或许我会死在路上或者教室里,要打扮得漂亮一点。

后来我才知道,那些自动弹出的对话框里,是专门的咨询人员,并不是医生,基本都不是医学专业的。对病人问的很多问题都有专门的针对话术,每天还要开会讨论,怎样才能取得咨询病人的信任,怎样说才能让病人来看病等。

让我崩溃的是一次团体体检。

说是提供给城市周边农村妇女的一次免费体检,车接车送。人来的太多了,让我去帮忙做引导。我在医院大厅看见一群衣着朴素的妇女,她们局促地站作一团,有几个人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大部分呆呆地立着,我不忍心直面那些空洞、呆滞又夹杂着迷茫的眼神,看一眼,就难过。正像张爱玲说的"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我懂得。四年前,我第一次到大城市,我眼里的城市那么大,城市里的路那么多,车也多,人也多,他们行色匆匆,穿的干净时髦,我在他们的世界之外,渺小的分不清东西南北,问路的时候我一定就带着这样的眼神。

她们小心到不敢有大的动作,做B超要憋尿,她们坐在候诊的排椅上,谁也没有说自己太憋得慌了要求先做,看着她们静静的等着心里就生出心疼来,就算憋得紧了,她们也憨直地坚持着,不知道做任何要求。检查后出来,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就站在门口,她们都不知道问我一下厕所在哪里,我轻声细语地领着她们去厕所。我清楚地看到了她们对医生权威的无条件信任和服从,像极了我自己,可是,这里的医生真的会全心为病人考虑吗?有几个检查出来有些问题,"怎么办啊,医生说还得做进一步检查,我就带了一百块钱。"她忧虑、着急又不知所措地小声和同伴嘀咕。不知道这次团体检查医院能赚多少钱,能从中发掘几个继续治疗的患者。

我从受害者变成了施害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我也很感谢生活这样的安排,让我明白那不必要的恐惧是怎么来的。这样的医院轻则被吓唬几年,花几千块钱,重则造成巨大的经济压力,家破人亡,我不禁去想,其存在的合理性到底在哪里。

晚上,心里积郁难排,我去超市买了沙琪玛、果丹皮,这是我挺喜欢的两样零食,出来超市,边走边吃,我吃了甜的东西也并没有觉得开心,甜品应该是对我不起作用。走着走着,看见灰暗的路灯灯光下躺着一个在墙根下睡觉的人,身上盖着露出暗黄棉絮的棉衣。心里一阵难过,这世上可怜的人真多。也或许他们坦坦荡荡并不觉得自己可怜,反倒是我,才可怜。我的腿沉重到不行,我慢慢地走着,迷茫的望着前方的路,不知道该怎样思考,思考些什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人能告诉我。

走到高架桥下,迎面过来几个农民工,有年轻人,也有中年人,他们低着眼,沉默地走着,安全帽下是黝黑的脸,肩膀上、裤腿上沾着斑斑点点的白灰,他们从我身边经过,至今我还记得,那晕黄的灯光曾照在有一些小破洞的衣服上。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生存下去已经很不容易了,为什么还忍心在他们身上捅一刀榨干他们的血呢?我想起了爸爸,他又出去打工了,爸爸,你打工的那个大城市,有没有友好待你?

难道工作都是这样的吗?别人的工作也这样?这样的工作有什么价值?我望着城市的天空,不知道这片天空下究竟发生着什么。路边光秃的树枝桠上缠绕着各色花瓣样式的闪光灯,装成一溜花树,晶莹剔透,很多时候假花要比真花更炫目。嗓子眼发热,梗的难受,果丹皮在嗓子口难以下咽,我最忍不住的就是眼泪,在人来人往的路上,我抽抽噎噎地哭着,忍不住出了声。几多真?几分假?我愚蠢得分不清楚,我看不懂城市的样子,它完全在我理解之外。为了赚钱可以这么赤裸裸的牺牲其他人,而我?我是助纣为虐吧。

我很想说,我是因为受不了这种煎熬而愤然辞职了,但事实不是这样,我早晚会离开这个行业,如果不是觉得男朋友对我不耐烦了,我却不知道我能拖着这副皮囊坚持多久。人在一种环境中,有时候明知道不对,却不太容易立即改变。

当时的男朋友在另一个城市读研,有一次,他直接就说烦我了,觉得我太粘人了,他从来没有这样过,我给他发信息他很久不理我,打电话也没有之前有耐心了,这样下去太危险了,我决定辞职,去他那里找工作。几经谈话,领导同意我辞职了。只是不能马上走,还得再继续工作一个月,可是一个月还没到,我就和男朋友分手了,因为我遇到了前男友。

’前男友来A市办事,找到我,我请他吃饭,他吃饭时喝了点酒,哭着说,不知道怎么把我弄丢的,我从来没见他哭过。现在想来,不知道他的眼泪是为什么而流,我想不透。只是,当时我看到的是无尽的后悔和痛苦,我心软了。这期间几经思想上的争斗,几个煎熬的夜晚,无法道出。当时男朋友又那样对我,我心一横,就和他分手了,他挽留过我,但是我狠心没有答应,一周后,他就和一个网友在一起了。可能是人家早就有人了。可是,当时我可不这么认为,我后悔死了,和他在一起的那两年,很合拍,我真的是找到了自己,过的很开心。我觉得自己特别作死,特别混蛋,这要是在影视剧里,我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和前男友复合,不知前男友是不是很意外。但是,之前捏不到一起的两个人,再重新开始一百次,也还是像夹生的米饭,我们又和之前一样淡然分手,先是几天不联系,然后几个星期不联系,到几个月不联系……到从各自的生活中消失。

这荒唐事,有诗为证。

给那些该犯的错



星星点点

有点冷

风紧得很

撑起的伞

胡乱的颤

为什么选择今天?

因为雨

因为风

因为路途中的几万种可能

我只是

想看别样的风景

有些错

一定要犯

因为年少

更因为勇敢

不顾一切的追寻

才不枉少年

前半段的不安分是真的,后半段显然是自我安慰。但是,无论如何,错已经铸成,不能改变。只能,往前走。现在想来,或许没有这一节,我们也不一定能走到最后,没有走过的路,就没有确定的结果。对于我自己来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三  

2010年8月份,大学毕业一个月,离开了医院。有种解脱了的感觉,简历挂在网上时,还有医院打来电话让我去应聘,我一律谢绝,不愿再跳进去。两个月后,我又在A市找了一份工作,技校的文案宣传,我意识到工资是需要勇敢要求的,我要求2500元,人力主任非要给我压到2400元,谁让我急着工作那,加上绩效、稿费也能拿到三千多,还是住宿舍,也在我接受范围内。

技校在很多城市都有学校,有内部宣传报纸,在各个学校之间发放,慢慢地报纸上我的文字多了起来,写的系列软文得到了总部编辑的认可,后来升级为特约撰稿人,稿费翻倍。虽然写软文有时候真的很让人抓狂,对学校的宣传也有些言过其实,但总体感觉比在医院好,觉得技校还是有其存在的价值。主管只比我大一岁,比较好相处,我被稿子逼急了和他吵几句啥的都不是事儿。2011年秋季招生结束后,部门选优秀员工,我全票通过。期间,攒了些钱,就买了个笔记本电脑。可以说,我工作得很自在,我准备好好学习文案策划,就这样继续积累经验,幻想着经验丰富的自己干练、果敢的模样。

12月份,内部管理岗位竞聘,听说我们部门已经内定了,是设计,他是本技校毕业的,在这工作比我早,而且是主管给他做的竞聘PPT。我因为当众讲话会紧张地腿发抖,所以想通过竞聘锻炼一下自己,觉得迈上演讲台的这一小步,对挑战自己很有意义。我准备了很久,前一晚在宿舍自己练习,每次说到各位考官好的时候,我的心都要紧张得一激灵,直到我觉得可以了,已是凌晨三点,可我不觉得累。

早晨一去办公室,为了打起精神,喝了杯速溶咖啡,心跳的有些慌。面试场里,一个校长,两个副校长。轮到我做竞聘演讲了,分管我们部门的副校长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我迅速捕捉到了他眼里的欣赏,我也没有想到我能如此思路清晰侃侃而谈,一点也不紧张,把我想说的都说了出来,流畅而准确。几天后结果出来了,我居然成了宣传企划中心的负责人,意料之外。

此时,是不是有点杜拉拉附身?然而,鸡汤到此为止。事实证明,我并没有做好走上管理岗位的准备。

我是一个连单位聚餐都能给我造成心理负担的人,不喜欢也不善于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当需要我独自一人掌控一个小部门的走向时,我感受到了四面八方的敌意,我没有能力扛起来。我像是行走在花椒树丛里,感到处处都生出了明晃晃的尖刺。在此之前,我不知道,有些人就是要等着看我笑话,有些人就能在需要我帮忙时亲热奉承而我有需要时又冷若冰霜形同陌路,有些人就可以明里暗里对别人不利……也有同事会伸出援手,领导也会原谅我工作的失误,可是我自己,依然一地鸡毛,方案、计划,我都没有主张。我精神紧张,心生恐惧。生活中没有让我感到快乐的事情,情绪非常低落,但是我没有想过去死,对食物还能下咽就是因为怕自己会饿死。去精神诊疗中心向医生哭诉,医生说我就是有些轻度抑郁,没啥事,我觉得我都要精神失常了,怎么才是轻度抑郁呢?

我以为磨练会让我进步,我还想着从哪里摔倒就得从哪里站起来,我努力调整自己,企图让自己变得强悍。然而,我挣扎了八个多月,状态起起伏伏,通宵、加班到凌晨两三点依然不能改变我混乱的现状。我看不到希望,一个月两三千的工资,我也无法给爸妈舒适的生活。我开始寻找,这路,究竟该怎样走?

"因为不满,我看到了自己的理想,因为有了理想,存在的每一天都充满力量。"忘了从哪里看来的这句话,反正每念一遍、每写一遍的时候,心里就莫名升腾起有力感。"穷则变,变则通",我决定换一条路,我分析了一下自己:我虽然学习不好,但是,我更没有创业经商的资本和头脑啊!无奈之下,还是觉得读书更靠谱一点!

我辞职了。精神百倍、神清气爽的开始了备考。

考研或许是一种逃避,但是当我幻想着在大学教书时就非常向往。我没有目标太久了,怀揣着无力感太久了,没有聚合自己的精力去坚持做一件事也太久了。我把这次决定当作是给自己唯一的机会,当我专注备考的时候,我觉得我很快乐,叫醒自己的原来真的不一定是闹钟,我更确定了,自己的选择。

此时是8月份,然而,我手里只有几千块钱。

9点多,我正在省图书馆自习(在住的地方效率太低,在省图有学习氛围),妈妈打来电话,这时候打电话应该是有事,我着急地问怎么了,妈妈说向我借钱,妈妈从来都是这么客气。我问需要多少,此时,我心里没底,就算是我一分钱都不乱花,还有可能勉强够用,还要回家过年,年前,我不一定能找到工作,很有可能找不到工作,过年时房租就到期了,应该还差一个月的房租和生活费,我现在卡里到底是一千多还是两千多,我不确定,如果是两千多的话,我不需要借钱就可以给妈妈。

妈妈说云云(同村妈妈朋友的女儿,刚考上大学,向我爸妈借钱)要交学费,还差四千。我特别希望自己可以拿出四千来,可是交了半年的房租后,我也就剩下四五千了。我想,辞职考研这事,绝不能让爸妈知道,他们会很担心,我已经25岁了,不想再给家里造成任何负担,犹豫的时候,妈妈问我卡里还有多少钱,我说两千,"那就给两千吧"妈说。我心里有点苦,让爸妈失望了,爸妈承诺借给别人钱时,肯定是骄傲地告诉别人他们女儿能挣钱了,可我现在,连父母这点小小的骄傲都满足不了。

过了几天,爸给我打电话说弟弟(在读大学)没有钱了,爸打工的钱到过年才发,现在要不出来,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我哪里还有钱呢?上次妈妈打电话后,我算了一下余钱,三个银行卡加在一起,还有一千元,有两个同事各借走了两千,我刚要回来两千,就放在我的桌子上,准备给云云打过去交学费,我犹豫着答应了。

挂了电话,我就哭了(我眼泪比较多),看着这一打钱,不知道怎么办,我开始怀疑我考研的决定了,内疚我的自私,走投无路的困顿感包围着我。我多希望能安安稳稳地平安熬过这半年,再去找工作。过了一会,是妈妈打电话来,说借了我姨的钱给我弟弟了,爸爸肯定是听出了我的犹豫,才让妈妈去向我姨借了钱。妈妈说对不起我,说我初中时因为不舍得花钱饿过肚子,妈妈哭了。我想起我读高中的时候,妈妈因为我的学费愁得睡不着觉,第二天,在村子里借了这家借那家……我也哭了。

我愧疚的想,爸、妈,你们再等我几年啊!

2012年,这一年,前半年是工作加班让我吃不消,后半年是省吃俭用营养跟不上,基本是一个月固定感冒一次。



后记



然而,考研结束后,我就遇到了现在风趣幽默、温柔体贴、阳光乐观的老公,读研期间结婚了,暂时放下了读博。我做过不少努力,最后还是找个人嫁了,才得以改变生活,现在在省城买了房子。我没有从1200元月薪飞跃到年薪百万,只是,依然平凡着,也平凡地努力着。

或许,这是一碗毒鸡汤。

但是,还是愿每个独自奋斗的姑娘,都能各自绽放。

因为涉及一些问题,文章中人物和城市均是化名
描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上一个 下一个
      返回顶部
      Total 0.015340(s), Time now is:05-26 10:3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溜达TXT电子书论坛 v8.0Certificate Code ©2003-2010 www.liudabook.com Corporation